人間惆悵客

立冬日,写陆游《卜算子》,吟一句“零落成泥辗作尘,只有香如故”,感觉无限悲凉。许多事总是说以后再做,许多人总是说以后有机会再见。光阴如白驹过隙,生命短如刹那。可能,有的事再没有机会做,有的人再没有机会见了。

在贵阳喀斯特公园路遇玩自拍的古风萌妹

菊傲懒争春,秋来一地黄。
绕枝暗香缭,只待终南郞。

只能这样了。

转眼又到国庆。
已金秋,红豆可採了。我独自静坐书房里,听着一支很清婉的乐曲,阳光从窗外照射到屋里来。一个人静静的想象,在一千多年前的那个午后,王摩诘在怎样一种心境下写下这首诗。

阳光从云间漏下来。

轮胎

晚霞

© 人間惆悵客 | Powered by LOFTER